小猪头大鼻孔

姓甚名谁

太牛逼了

s t e w:

卜all




01


徐圣恩偶尔会想起第一次见到卜凡时的场景




彼时他正和王琳凯俩人百无聊赖的挂在走廊栏杆上,说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昨天的历史作业你背了么”


“这哥们挺酷啊,比我还像不良”,王琳凯答非所问,一个劲儿的伸长了脖子往校门口瞧:一身黑色运动衣的卜凡正低着头往里走,他单手插兜,步子迈的又大又急




“你听说过这号人么?”,男孩单用手肘撞了撞身边人,眼神却仍锁在卜凡身上,“我怎么从没在学校里见过他”


“没听过”,徐圣恩撇撇嘴。可明明上周五被喊去办公室补作业时,他就曾听班导们提起新来的转校生,他们说他很高,足足有一米九五。




02


下午的时候,卜凡果然被班长蔡徐坤领进了教室




“卜凡”,他在黑板上写下两个大字。工整到近乎有些小学生气,全然不似徐圣恩想象中的跋扈字迹


“酷酷酷”,同桌的王琳凯压低了嗓音,一叠声的对着他称赞这个名字,“哎你说,这卜凡会唱rap么”


“谁知道”


“和他一起唱rap肯定特有意思”




王琳凯是徐圣恩最好的朋友。他们上课摸鱼下课写歌,周末约着去古着市场淘耳钉,两个人把十七八岁的日子过得恣意又自在。


刚开始的相熟也是王琳凯说要给他写首rap。与随性的对方不同,徐圣恩还没做好在两人的日常里接纳新朋友的准备




03


大概是归功于那些似有若无的敌意,徐圣恩从最初起便十分擅长观察卜凡




他注意到放学后的卜凡一边整理书包一边频频望向蔡徐坤的位置。可王琳凯大摇大摆的走到教室最后排,遮挡住了那视线,扬起下巴就问,“你听饶舌么”




“听”,卜凡笑了下


眼前这个男孩个子不大,满头细细的脏辫配上oversize的外套,浑身上下都写着“黑泡本泡”四个大字,偏生长了张干净十足的小脸,娇憨可爱。如果卜凡在廊坊艺校待的更久些,他就会发现自己大概是这里唯一一个第一眼就觉得王琳凯可爱的人了




其他人笑这么一下,王琳凯大概连个眼神都懒得分出去。可对方是卜凡,一张狙击手似的冷硬面容倏然爽朗一笑时,还不是如扳机一扣,百来米内无人生还




总之,王琳凯成了这个故事里第一个瞧见卜凡的人,而卜凡第一眼见到的却是蔡徐坤


徐圣恩呢?他以为自己没有姓名




04


即便是天天跟在两人身边,徐圣恩也无法说出卜凡和王琳凯是何时要好到形影不离的地步的




同学口中的那个有棱有角气势咄咄逼人的王琳凯变了,他像是变得愈发调皮,又时而变得异常乖巧


卜凡没有出现之前,他和徐圣恩即便不会认真听课,也还会在课上保持安分。可现在,王琳凯像是随时都在卜凡生气的边缘试探:上着课也能突然揉了张草稿纸往高个男孩的头上砸去


他要他每分每秒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就算是班导也不可以随意分走。




干尽了这些小小坏事的王琳凯,却会像只小兔子似的乖巧认错。卜凡说“转过去”,他便乖乖把屁股转过来挨罚。卜凡问“下次还敢么?”,他便答不敢了。卜凡吐槽他“你以前长得像骑士,现在长得像...”,他笑眼弯弯的听着,末了还主动填空“像奥特曼”。徐圣恩看不下去想替他出头,王琳凯又拒绝的比谁都快,“别,卜凡又没欺负我”




另一边更甚,皱着眉头说了一万次“徐圣恩你快把他带走,可烦死我了”,却依然天天给剥橘子喂香蕉地宠着小孩儿。




有时候徐圣恩会觉得三人之间像是隔了层保鲜膜,明明卜凡和王琳凯都在同他说着话,他却依然是那个圆圈以外的人。




05


徐圣恩开始没由来的对卜凡感到生气,甚至在王琳凯缺席的场合避开与卜凡的单独相处




年级联排时,徐圣恩就特意坐到了隔壁班范丞丞的身旁。奇怪的是,他离卜凡的物理距离愈远,注意力就愈被卜凡吸引。明明眼睛很小,视线里却总充斥着那个大个子的身影。就像现在,他从余光里瞄到对方选择了自己身后的座位




舞台上王琳凯跟着班导确认站位时,一条温热的手臂搁到了徐圣恩的肩头。他只僵硬了一秒,便慢慢放松了身体:是卜凡的味道。徐圣恩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和范丞丞说过,卜凡的身上有形容不出来却很好闻的味道


肩上的手开始试探性的拨弄他的耳垂,这是对方喜欢的小动作。笼罩在心头的怒意突然就散开了,徐圣恩动了动脑袋,倚上了那只手:与其说他在别扭卜凡抢走了好友,不如说他也想分走一份卜凡




06


徐圣恩一直记得卜凡单独给他发的第一条消息,“明天有事不能和你们一起吃午饭了”


他回答:好。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卜凡选择给他发消息而不是王琳凯,因为他从不追问原因




卜凡所说的“有事”,是和蔡徐坤一起吃饭。


家政课上他俩一组,一来二去熟了以后,卜凡自己也不记得怎么就夸下了要给对方做便当的海口。也罢,在蔡徐坤面前他时常容易头脑发热,失了阵脚。对方吃饭的样子很是可爱,偶尔逃开三个人吵吵闹闹的餐桌成了一个不赖的选择。




隔天王琳凯吃饭的时候还是追问起了卜凡前一天的行踪,顺带着给他追加了一条罪状,“还有好几次吃完午饭后,你也是突然不见了踪影。老实交代都干嘛去了”


“我能干嘛去,午睡啊”


“你都在哪睡的?”


“那还能告诉你?你要是知道了,铁定要趁我睡着恶作剧”


“我保证我不会。真的只是想和你一起午睡而已”


“得了吧,咱们俩一起还睡的了觉么?”,说完,趁王琳凯还在咂摸着这句话,卜凡长腿一迈便往外溜了




等他特地绕了远路走到音乐教室时,里边已经有了其他人的身影:蔡徐坤伏在钢琴上睡着了


约蔡徐坤来音乐教室吃便当时,卜凡曾告诉过对方自己偶尔会来这里午睡。他脱下外套,小心翼翼地给睡着了的人披上,接着蹲下身子,定定的看被午后暖风吹起的窗帘在蔡徐坤脸上投下忽明忽暗的影子


蔡徐坤可真好看,每一个地方都好看。




王琳凯给了卜凡前所未有的愉悦,和徐圣恩在一起时卜凡又最为放松,而蔡徐坤,蔡徐坤让他心跳个不停




07


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时,蔡徐坤在空无一人的音乐教室中醒来。他原以为卜凡没有来过,想着这样也好,因为他实在没有办法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可身上的外套又分明是卜凡的大小,有卜凡的气味。蔡徐坤将自己好好的裹进这件外套里,他伸长了手,才勉强能让指尖露出袖口。


该怎么将身上的衣服还回去呢,或者是否可以就这么若无其事的穿回家?蔡徐坤想了一路也没能拿定主意,直到他看清了教室里的卜凡,那抹难得松快的笑容也只能就此僵在了脸上:王琳凯oversize的绿夹克,穿在卜凡身上正合身




徐圣恩瞧见王琳凯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一番刚进教室的蔡徐坤,也露出了个和平日里无异的和气笑容


他很难判断穿着卜凡外套的蔡徐坤,抑或是外套被卜凡穿在身上的王琳凯,哪位在这个故事里的赢面更大些。不过,他的手机里躺着这样一条新消息:


“宝宝,今晚来陪我睡觉好么”




卜凡中途转学过来,一个人租住在校外。三不五时会以“害怕”为原由把徐圣恩叫去家中


“他在害怕什么呢?”,范丞丞有次问道


徐圣恩答不上来,因为他从不会追问原因






08


“他喊我宝宝你知道么”,徐圣恩有越来越多的秘密没法和王琳凯聊,他只能告诉范丞丞,“这么高大的人,管一个男生叫宝宝,真是肉麻”,他说的愈多,笑意也就愈浓




卜凡,卜凡,卜凡。徐圣恩没有发觉自己开始变得像从前他眼中的王琳凯,与朋友聊天时三句话离不开卜凡。可范丞丞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从来不会不耐烦,甚至永远表现的兴味盎然。


谁也不知道,面对絮絮叨叨诉说着心事的朋友,范丞丞暗地里却正想起某次大家一起去吃冰时,盛夏夺目的光线里卜凡回过头问他,“丞丞,你想吃哪个”




前一个“丞”是重音,后一个“丞”是轻声。他喊宝宝时的语调是不是也一样?


丞丞,宝宝。宝宝,丞丞。




09


“卜凡撒娇的时候就会喊别人宝宝”,王琳凯这么说过




王琳凯是撒娇专家,他不仅爱向卜凡撒娇,也爱诱使卜凡向自己撒娇。“你撅个嘴,撅个嘴我就替你写作业”,卜凡有时会如他愿,有时会揍他。不过没关系,因为对方既不会去揍蔡徐坤,也不会对着蔡徐坤撒娇。


他和蔡徐坤得到的是全然不一样的卜凡,又各自坚信自己得到的那一份最为特别




“我有点想去穿个舌钉”


“不许”,正发着消息的卜凡迅速投了否决票


“那唇钉呢,或者眉钉”


“统统不许”,他依然没有将注意力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为什么啊”,王琳凯有些不高兴,“卜凡我认真跟你说事,你干嘛呢?是不是又在和班长聊天?”


“好好地往身上穿什么洞”,对方终于收起了手机,“弄得跟社会人似的”


“我就社会了怎么了?卜凡我告诉你,我和你其他那些乖乖牌朋友可不一样。现在我就去穿舌钉你管不着我”,卜凡没有否认和蔡徐坤聊天的行为点燃了王琳凯的火气。他将书包砸向高个男孩,撂下话便独自跑了




可真的到了穿环店门口王琳凯又踟蹰不前了


他坐在店门前的台阶上双手撑头思考了十几分钟的人生,等来了卜凡一条消息


“我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啊。即便你不戴舌钉不留脏辫不穿oversize,在我眼里也是最特别的”


“去你的”,王琳凯对着手机嗔了一声,站起来拍拍裤子,径直走进了穿环店旁的理发店,把一头的脏辫都给拆了




10


第二天一早妈妈来敲他的房门,“凯凯,动作快些。小凡来给你送书包了,顺便等你一起上学”




王琳凯闻言从床上一跃而起,匆匆冲到玄关处又停住,努力绷紧了一张小脸才肯打开家门。他招呼也不和等在门外的人打,目不斜视的从卜凡身边走过


“不错啊,王琳凯”,身后人的话音里充斥着惊喜,“以前没发现你长得这么帅”


于是王琳凯再也绷不住了,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根处,他又变回了那个人的黑泡甜心,“我书包呢,书包呢?你手上这是什么?小猪佩奇?!”


“买给你的新书包”,卜凡替他把包背上,“小猪佩奇身上背,掌声送给社会琳”




不知道是新书包还是新发型的缘故,一整天都不停的有人称赞他酷。王琳凯恨不得把这些人一个个都叫去卜凡面前,让他们当着那人的面再夸自己一遍。“今天是我认识你以来你最帅的一天”,连班导秦奋也夸他


王琳凯一面道谢,一面得意洋洋的往卜凡那望去。对方也正看向他,不说话却噙了满眼的笑意




11


音乐教室最终成了卜凡和蔡徐坤共同的桃源乡,两人时不时会躲在里面一起打游戏




那次正打到赛点,卜凡的游戏界面因为突然涌入的一连串微信消息而卡顿了几秒,就此输掉了稳赢的一局。


“what?!”,蔡徐坤放下手机,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对着卜凡就是一阵乱捶,“丢人!”


即便猜到那串不合时宜的微信消息一定来自王琳凯,蔡徐坤也没有真的生气。他对人总是又好又温柔,可偏偏却喜欢逮机会假意欺负卜凡,“接下来这局不带你了”


卜凡便真的像只被主人训了的大狗狗似的坐在他身边安静地看着他玩。那张带着三分歉意七分乖巧的脸,可爱的让人想要发笑,于是蔡徐坤递了个台阶给他,“你说我染回黑发怎么样”


“好啊!”,对方连忙响应,“肯定好看!”




第二天蔡徐坤还真顶了一头黑发来上学。


换发型什么的没有必要,于他而言换个发色就能吸引到想要的目光了




12


王琳凯和蔡徐坤的形象转变在期末甄别考的背景下显得合情合理




“换造型真的会加分么?”,徐圣恩早上在卜凡家洗漱时,对着镜子忽然问出了这句话


“谁知道班导他们是怎么想的”,卜凡细心的替他整理那些翘起的头毛,“不过,圣恩你永远不要变就好”


“你们组的节目排得怎么样了?”


“不大顺,估计今晚要熬大夜。你不要等我了,自己组结束以后就先回家吧,或者回我这睡也行”


“那我把备用钥匙带上”




13


甄别考的表演,卜凡和蔡徐坤被分到了一组,徐圣恩和王琳凯分在另一组。


接近午夜时王琳凯跑来找卜凡,“你们什么时候能结束?”


“早着呢。你们散了?徐圣恩呢?”


王琳凯点点头,把自己挂到了卜凡身上,他已经很困倦了,“我们那边一结束圣恩就走了,我过来再等等你”


卜凡把他搂在胸前揉了揉脑袋,“你也赶紧回去,别让叔叔阿姨担心。我不定到几点才能走呢,班导还留在这等着一起带妆彩排”


说起班导,王琳凯来了精神,“我刚在你们排练室门口没看清,奋哥他胸口是画满了唇印?”


“嗯,他就喜欢搞这些”


“要不要我也来给你画一个?”,王琳凯侧头精准的咬上身边人的脖颈


卜凡并不真正试图去阻止他,只是在吃痛时轻拍了两下王琳凯的屁股,“今天真没精力和你闹了,快回家睡觉去。我也得回去接着排了”




等他把王琳凯送出校门又在折回排练教室时,只有蔡徐坤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窗边


“其他人呢?”


“奋哥带着去买夜宵了”


“你怎么不一起?”,卜凡不过是随口一问,众所周知蔡徐坤从不参与扫荡全时的夜宵场


对方却给出了意料之外的回答,“我在等你啊”




蔡徐坤冲卜凡勾了勾手,待来人走近便用冰凉的手指攀上了他脖颈侧边的印记,“你听说过爱心吻痕么”


“什...”,卜凡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已不容分说地倾身吻了上来,紧挨着那块原有的印记吮出了一个新的红痕




14


安全度过甄别考后就迎来了漫长的暑假。范丞丞邀请所有人一起去看电影,唯独卜凡拒绝了




大家在约定的中心剧院碰面时,他显而易见的兴致不高。徐圣恩问范丞丞怎么了,对方也只是随口抱怨了句剧场里太过拥挤


“今天有学校要在这里举行毕业典礼,所以人才这么多吧”,王琳凯指了指门口的易拉宝,又招呼徐圣恩跟他一起去买爆米花




在人群里小心移动着的徐圣恩依稀听到卜凡的声音,下意识地停了停脚步,也就此和王琳凯被挤散。他干脆四处环顾了起来,还真就在几步远的角落里找到了卜凡的身影:那人正偏过头试图去吻一个身着正装的男人




徐圣恩很快地背过身去,没有在原地停留,也没有回去看那场电影。他在自己去过无数次的小区里独自坐到了天黑,反复看着几小时前卜凡发给他的消息,“你能不能过来,我有些怕”


最终他还是站起身,至少该去问明白那些早该问明白的问题吧




可等打开门见着了红着眼眶的卜凡,徐圣恩又一次放弃了追问,他只是温柔的揉起了对方的后颈


卜凡在他的抚摸下慢慢停止了哽咽,“曾经有个学长和我说,凡子对不起,我没办法做到只喜欢你一个。我当时特别不明白,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又怎么会看的到别人?”


所以你赌气从原来的学校转来廊坊艺校,徐圣恩在心里应道


“等我好不容易明白,原来是真的可以同时喜欢上全然不同的人们。再回头找到学长时,他却又说,凡子对不起,我现在可能只想好好喜欢他一个”




范丞丞曾问过,卜凡到底在怕什么。徐圣恩似乎找到了答案


人前有多热闹,人后就有多孤独。因为害怕不能被当成唯一去爱,于是就努力地喜欢上每一个喜欢他的人。


没有人愿意共享爱情,可他是卜凡,也没有人愿意主动放弃他。




没关系的,徐圣恩想,总有一天卜凡会像他的学长一样,从某个人给出的感情中找到足够多的安全感,多到他愿意把完完整整的一颗心交出来。


至于这个人会是谁,是他?是王琳凯?还是蔡徐坤?抑或是其他什么人?在故事的结局真正到来临之前,大概是没有人能说得准的





评论

热度(330)